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> 新闻详情
 

我的世界以你为名

2020-02-14 15:40:49 来源:云顶娱乐-云顶娱乐app-云顶娱乐官网 浏览次数 21

  首先非常感谢您在合作期间的付出! 现为了进一步整合资源,百度阅读即日起将停止自出版业务,其他业务不受影响。我们非常遗憾与您结束合作。现为了最大程度保障您的权益,希望您解除在注册和使用百度阅读自出版服务时与我们签订的协议。

  您的书籍会在您确认解约后的3个工作日内在百度阅读平台下线,后台仍可查看,建议您做好相关备份工作;

  请您于2019年12月31日23:59:59前在百度阅读平台后台申请提现;

  合同规定的双方权利义务全部终止,均不再享有或履行;

  唯LI颖随行:后半部分竟然看哭了…不过结尾好仓促,就不能再多写点幸福生活吗…

  滟fly:其实刚刚看完也不是很能接受严书君和女主在一起,料到开始却料不到结局

  逍遥漫步君:没想到最后是很靠边的男配逆袭了。

  我决定送他一份特别的礼物 “然然,明天是严爵的生日,我决定送他一份特别的礼物。”微信的聊天记录始终停留在这一页。

  为什么她突然没有音讯了呢?舒亦然心烦意乱地将手机扔到一旁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 “怎么了?”同宿舍的女生奇怪地瞅了她一眼问道。

  这个宿舍住的都是交换生,另外两个女孩是学霸,整天泡在图书馆。只有这个杨笑,看起来热情开朗,很喜欢交际。

  舒亦然没吭声,杨笑笑眯眯地凑过来邀约道:“听说附近有家餐厅特别棒,我们去尝尝吧?我饿了呢。”

  杨笑说话的时候总拖着一点娇俏的尾音,随时随地像在撒娇,显得和人格外亲密。

  舒亦然对这种过分的热情有些吃不消,她刚要拒绝,杨笑已经热情地挽起了她的胳膊。

  南大风景优美,尤其以那些法国梧桐闻名。现在正是初秋,走在林荫道下,偶尔飞落的叶子蹁跹而舞,仿佛蝴蝶,真是如诗如画。

  美女走到哪儿都是焦点,从宿舍到餐厅,总有人跟舒亦然搭讪。舒亦然不以为然,自顾自地点单。她刚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立刻就有一个男生殷勤地想和她同桌。

  杨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她也算个小美女了,但是跟舒亦然在一起,却完全沦为了绿叶。可是没办法,谁让舒亦然是那种站在人群中就会发光的女生。巴掌大的脸,配上精致的五官,就算披一个麻袋也是好看的。而且,她在国外长大,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洒脱,更加的吸引人。

  “舒亦然,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?”等舒亦然打发了那个男生,杨笑酸溜溜地问道。

  几天的相处下来,她已经完全摸透了杨笑的性格。这就是个有些虚荣的小女生,出身还不错,但是一心想找个高富帅,人也不坏,就是背地里一些小动作让人不舒服。

  “你是从美国过来的吗?我那天看到你和一个大帅哥视频哦,他是你男朋友?”杨笑接着问道。

  舒亦然慢条斯理地切着盘子里的牛排,仍旧没有回应。心里却暗暗腹诽道:果然又被误会了,都怪二哥那张风骚的脸,回头要好好批评他,不要仗着帅就出来祸害众生。 几次发问舒亦然都没有吭声,杨笑也识趣地闭了嘴,专心吃饭。

  餐厅里比较静,偶尔有说笑的声音,夹杂在悠扬的大提琴声里。正午的阳光从窗户外慢慢爬进来,懒洋洋地躺了一地。

  “乔家楷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突然,一声尖锐的哭喊打断了这份安谧。

  夹着哭音的女声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引了过去。靠着大门的地方,一男一女对峙着。一旁的桌子上有点狼藉,酒水都被激动的女生打翻了,白色的蕾丝桌布湿嗒嗒的,猩红的印记就像一道丑陋的疤。

  “对不起,我说错了,家楷,你别生气。”女生刚发泄完,又泪眼婆娑地从背后抱住男生哭诉道,“你不喜欢我发脾气,我再也不了。为了你,我什么都能做,我知道你喜欢双眼皮,你看,我去割了。”

  女生的话,让舒亦然听得连连摇头。现在的小姑娘可真够傻的。

  “我认识那个男生!”杨笑眼睛里亮亮的,她压低了声音,话里透着一丝兴奋,“他就是乔家楷,咱们学校赫赫有名的校草,不过感情方面乱得很,超级花心。”

  就像验证她的话似的,乔家楷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,一把甩开了女生,声音冷酷道:“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。”

  “我、我不哭了,你别走行吗?”女生慌忙地去抹眼泪,抹掉的睫毛膏让她看起来像一只国宝。

  乔家楷嫌恶地退了两步,转过身,大步走向门口。凄凄惨惨的哭声又响了起来。

  舒亦然的目光朝外扫了一下,这个角度,刚好看到乔家楷匆忙离开的身影。他个子很高,挺拔如树,侧脸的线条紧紧绷着,让人不知不觉想起冰山的棱角。

  舒亦然微微皱起了眉,这个女生让她想起了另一个人。

  舒亦然放下刀叉,站起身说道:“你慢慢吃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舒亦然,你干吗呀?”杨笑有些不满的声音响起,但很快就被舒亦然甩在了身后,她推开门,大步走了出去。

  “然然,今天过马路的时候,严爵牵了我的手。虽然是无意的,但是我高兴了好久。我是不是很傻?”

  “然然,严爵约我了!你说我明天穿红色的裙子会好看吗?”

  一些零碎的对话渐渐浮现,舒亦然秀气的眉皱了起来。王佳说过她在交大念书,或许,她应该去打探打探。

  抽泣的呜咽声打断了舒亦然的思绪。她一愣,停下了脚步。

  眼前这个蹲在路边大哭的人,不就是刚才在餐厅的那个女生吗?

  她看起来似乎很伤心,整张脸都花了,漂亮的裙子也皱巴巴地摊在地上,看起来既狼狈又可怜。

  舒亦然心里一动,原本已经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她走到女生跟前,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。

  女生错愕地抬起头,泪水盈眶,却又带着一股防备:“你是谁啊?”

  舒亦然没有理会她,将纸巾放下,淡淡地开口:“你这样作践自己,他也不会回心转意,何必呢?”

  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?”女生“噌”地从地上蹿起来,尖声嚷道,“是不是你抢走了家楷?你是来耀武扬威的吧?”

  “是你的东西,别人抢也抢不走;别人能抢走的,那压根就不属于你。”舒亦然眼里的怜悯太过明显,瞬间就刺痛那个女生。 “我跟你拼了,你把家楷还给我!”她呼喊着扑向舒亦然,十个红艳的指甲张牙舞爪。

  舒亦然毫不客气地推开她,冷声道:“你真是没救了。”

  她转身就走,那个女生却纠缠不放,扯住了她的背包。 “你别走!你给我把话说清楚,是不是你让家楷和我分手的!”因为激动,她的头发也散了,表情有些狰狞,活脱脱地就是个泼妇。

  舒亦然哪里见过这样的女生?她的口气也不耐烦了:“你能有点自尊心吗?这样死缠烂打有意思吗?”

  对方不依不饶,嘴里骂骂咧咧,用手扯着她的头发推搡。

  舒亦然怒了,扬起手,狠狠地给了她一记耳光。

  “你打我?你竟然打我?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!”女生就像一个炸了刺的刺猬,再次跳着脚扑上来。

  舒亦然刚要开口,一个暴怒的男声响了起来:“你们要打架,麻烦滚远一点!”

  花木繁盛的小路上突然走出来一个男生。他拧着眉,高挑的个子,双手插在口袋里,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。

  “这不是乔家楷的妞吗?”他挑了挑眉,哂笑道,“他的品位可真是越来越差了。”

  那个女生似乎认识他,想要辩驳几句,却察觉到自己满身狼狈。她羞窘地拨了拨头发,咬着唇,转身跑了。

  男生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,迈开腿,继续往前走,丝毫没有要理舒亦然的意思。

  轮廓俊朗,月牙眼细长,嘴角总是微微弯着,就像是在坏笑。

  他是严爵!虽然和照片上神采飞扬的笑脸不同,但舒亦然还是一眼认了出来,他就是严爵! “等一下。”回过神,舒亦然连忙追了上去,“谢谢你出手帮忙。”

  “你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?”他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,吐出的话却冷冰冰的,“我没有要帮你,是你们吵到我睡觉了。”

  原来他躲在花丛后面的凉凳上睡觉?舒亦然啼笑皆非。

  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谢谢你。”舒亦然礼貌道谢,探究的目光却在他身上扫了一圈,他还记不记得曾经追过一个傻姑娘呢?

 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炽热,严爵下意识皱眉,悄悄走了几步,和舒亦然拉开距离。

  “随便你。”严爵的态度很冷漠,“我看你也不像那些花痴女生,好心劝你一句,别对乔家楷太用心了,他就是个花花公子。”

  “啊?”舒亦然一愣,连忙辩解道:“我不是……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严爵已经自顾自地走了。

  他走得很快,连背影都透着漠然,就像一株树,光溜溜的,不声不吭。

  那个挺拔的身影在视线里渐渐消失,舒亦然无声地叹了口气。她拿出手机,微信上,那条她看了无数遍的讯息再次映入眼帘。

  “然然,明天是严爵的生日,我决定送他一份特别的礼物。”

  严爵,这一切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?舒亦然的目光落在那个会话的头像上,那是个腼腆的女孩子,怯怯地笑着。

  王佳,你到底出了什么事?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呢?

  在舒亦然20岁生日宴会上,她那个风骚迷人的二哥许诺,要给她一个无所不能的愿望。

  其实,舒亦然早就忘了自己的出生年月,她在孤儿院长大,养父母第一次见到她,正好是六月的最后一天。

  这个花朵般的小女孩儿,很快得到了他们的喜欢,他们领养了她。这一天便成了舒亦然的生日。一夕之间,她从孤女变成了一个美籍华人家庭的小公主。

  “然然,你不爱我了吗?”二哥装模作样地捧着心口戏谑道,“原来你还是想离开我,离开爹地和妈咪。”

  “不是的。”舒亦然连忙辩解,赖着一旁的养母撒娇,“妈咪,我永远爱你们。”

  虽然这些年养父母和哥哥们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温暖,但她心里永远都住着一个小小的孤女,执拗而脆弱。

  她想知道,为什么她的爸爸妈妈要遗弃她,仅仅因为她是个女孩儿吗?

  养母常常跟她说,她是上天的恩赐,是全家的掌上明珠。可是舒亦然不信,她明明是连亲生父母都不要的累赘,这样想着她的眼圈悄悄红了。

  “然然,别听你二哥胡说。”大哥敲了一下二哥的头,沉稳的脸上露出一丝宠溺,“只要是你的愿望,大哥都会帮你实现的。”

  “真的可以吗?”舒亦然的语气中多了一丝期待。 “然然,我希望你能打开心结。”养母摸了摸她的头,笑着说道,“他们肯定是有苦衷的,这世上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,你要学着原谅。”

  几天之后,大哥将一份调查报告送到了她的面前。

  舒亦然盯着那几页薄薄的纸,心里五味杂陈,一时间竟然不敢翻开。

  “然然,不管怎么样,你都是我的宝贝妹妹。”大哥将材料摊开,语重心长地说,“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我们能成为一家人,这就是缘分,你可别钻牛角尖。”

  手上的资料显示,她出生于K市一户普通的家庭,并不富裕。父亲摆了个早餐摊子,收入不多。母亲身体不好,三天两头往医院跑,太重的活儿不能做,只能在家做做家务。 “他们可能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,养不了两个孩子。”觑着她黯淡的脸色,大哥温声安慰。

  舒亦然的心情有些复杂。她进孤儿院的时候还太小,很多事都忘了,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是有一个姐姐的。照片上,那个叫王佳的女孩笑得腼腆而羞怯,她有一双秀丽的眉。

  舒亦然待了一会儿,突然扔了手上的资料,“噔噔噔”地跑进卧室。

  推开卧室的门,并没有想象中号啕大哭的画面,舒亦然正对着镜子挤眉弄眼。

  舒亦然仔细研究着镜子里的那张脸,从眉毛到眼睛再到鼻子,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不放过。 她觉得自己和姐姐长得不怎么像。

  “大哥,你说是不是因为我长得丑,我爸妈才不要我了。”舒亦然的声音怏怏的。

  “胡说什么呢?”大哥没好气地敲了她一下,说道,“然然,如果你还是介意,为什么不自己去问问呢?”

  要不要去和亲生父母见面呢?这个念头困扰了舒亦然好几天。其实她并没有想过和父母相认,毕竟养父母对她很好,这样会伤了他们的心。可是,她真的对父母遗弃自己的事实耿耿于怀。

  舒亦然想了又想,终于在某天忍不住,加了王佳的微信。

  当添加好友成功的提示跳出来时,舒亦然突然紧张了。她犹豫了一会儿,给王佳发了一条语音。

  她的声音很轻很慢,有一股说不出的羞涩,应该是个内向的女孩。

  舒亦然不知道为什么很激动。她试探地问:“你是独生女吗?”

  为什么不回答呢?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,舒亦然的心也渐渐冷了,她不该问这个伤心的问题,对方也许早就忘了她的存在。

  就在她不抱希望的时候,手机提示音响了。“不是,我有一个妹妹,她比我小两岁。”

  听到对方的回答,舒亦然一愣,眼圈立刻就红了。

  从这以后,舒亦然和王佳就成了微信好友。她们越来越熟,无话不聊。有一次,王佳忍不住向她吐露心思,说她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。

  舒亦然十分好奇,通过这些日子的接触,她知道王佳是个保守又内向的姑娘,现在竟然也有了喜欢的男朋友。王佳断断续续地透露了她的恋情。

  “他叫严爵,我们学校好多女孩都喜欢他,没想到他会跟我告白,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。”

  “他笑的时候,眼睛里藏着两个小小的太阳。”

  她虽然还是内向,渐渐地,也开朗了一些,有了恋爱中小女生的活泼和患得患失……然而这些甜蜜的对话,却在某一天戛然而止。

  “然然,明天是严爵的生日,我决定给他送一份特别的礼物。”微信上的对话永远停在了这一页。

  这一夜,舒亦然睡得很不踏实,那些往事在梦里反复折腾,搅得她心神不宁。而失眠的后果——就是一双大大的熊猫眼。

  “舒亦然,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杨笑夸张地叫起来,“你这黑眼圈得贴多少眼膜才有救啊?”她一向注重脸蛋,不过出门上课而已,她已经在镜子前涂涂抹抹半个多小时了。

  舒亦然胡乱洗了个脸,换了衣服,利落地把自己收拾好了,还不忘催促杨笑:“你好了没?上课要迟到了。”

  “怕什么,迟到一会儿没事的。”杨笑依旧不慌不忙地折腾头发。

  舒亦然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容,说道:“那可是我导师的课,我先走了。”

  两人一路小跑,等到了教室,四周已经人满为患,来听课的学生很多。

  “奇怪,我导师的课这么受欢迎?”舒亦然看了看周围,不解地皱起眉头。

  她们系明明学生不多,教室里却没有什么空位了,身边出现了很多陌生的面孔,应该是其他系来蹭课的同学。

  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杨笑撇撇嘴,“因为乔家楷也选了这门课啊,那些小学妹都是来看他的。”

  乔家楷?舒亦然愣了一下,后知后觉地想起餐厅里那一幕。

  一个看起来自傲又大男子主义的男生,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花痴?

  “拜托,他长得那么帅,家里又有钱,谁不喜欢啊?”杨笑似乎听到了她的心声,笑着说,“幸好你没兴趣,这样我就有机会啦!”

  她的笑容格外甜腻,话里透着半真半假的试探。舒亦然心里一动,装作无意地问道:“你好像对我们学校的帅哥都了如指掌啊?”

  这时,教室里涌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骚动,伴随着女孩子们兴奋的嚷嚷声,四周的议论声渐渐大了。

  被这么多人围观,乔家楷没有丝毫异样。他依然冷着一张脸,旁若无人地走到座位上,全程没有任何表情,一件简单的白衬衣穿在他身上也显出几分漫不经心。

  杨笑的眼睛亮了一下,小声跟舒亦然说:“要不是你导师是副校长,他才不会来上课呢。”

  如果眼神有温度的话,整个教室应该都被那些小女生花痴的目光融化了。

  “好帅啊。”杨笑瞟着乔家楷的背影,嘀咕道,“乔家楷和严爵可以并称双美了!”

  舒亦然的眼神闪了闪,追问道:“严爵是谁?”

  不等杨笑开口,后座的一个女生突然插进来,兴奋地八卦道:“你竟然不认识严爵?天啊,我觉得他比乔家楷还要帅,他是我们交大的校草!”

  “你是交大的?”舒亦然的语气有点急,“大二吗?”

  “对啊!”对方很高兴地搭腔,“我和严爵还是同一个专业的哦,不过他很少去上课,见到他也不容易。”

  “我还是更喜欢乔家楷。”杨笑飞快地瞟了一眼乔家楷,笑嘻嘻地说,“虽然是个花花公子,但他真的超酷!”

  “乔家楷是很帅,严爵也不差啊,他以前性格超好的。”那个外校的女生忍不住反驳道。

  舒亦然原本听得心不在焉,这时突然一个激灵,急声道:“严爵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她早就觉得奇怪了,从王佳的描述里,严爵明明是个阳光开朗的人,为什么她昨天见到他,却完全感觉不对呢。

  是王佳弄错了吗?还是发生了什么事?这会不会和王佳的失联有关?

  一连串的疑问冒出来,舒亦然的脸上露出几分急切。

  “你也喜欢严爵啊?”那个女生显然把她当成了花痴女之一,但是倒也不觉得奇怪,反而兴致勃勃地说道,“他以前很阳光开朗的,笑起来可迷人了,不知道多少女生喜欢他呢,要不是出了那件事,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。”

  “出了那件事?什么事?”舒亦然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了。

  “你说的是酒店事件吗?”杨笑偷偷地往周围扫了一圈,那神态既小心翼翼又透着说不出的兴奋。她低声说,“好像这事在你们学校闹得挺大的?我知道严爵从那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快说说怎么回事?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舒亦然下意识地挺直了背,她觉得自己身上每根神经都绷紧了。

  “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。”对方的语气里透着遗憾,“就是一个喜欢他的女生在酒店出了事,严爵应该是自责吧,变了很多,都不怎么跟人打交道了。”

  “那个女生挺可怜的。”舒亦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自然点,“她也是你们学校的吗?你认识吗?”

  “是啊,她也是我们这一届的。”女生似乎对这个没什么兴趣,随口说道,“是挺可怜的,后来成了植物人呢。”

  “说不定是严爵拒绝她,她自己想不开做傻事呢。”杨笑捂着嘴笑,小声说道,“听说她长得也不怎么样。”

  “学霸啊?那肯定是个性格古怪的眼镜妹,难怪严爵不喜欢。”

  “不知道啊,不过她家境不怎么好,她们专业有人去医院探过病,回来说她父母连手术费都凑不齐,学校还给她组织过捐款呢。”

  她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嘀咕,舒亦然却只能听到耳边嗡嗡的响声。那些音符却好像没有任何意义,在她脑海里拼不出一个字词。

  王佳失联之后,她想过很多种可能,却独独没有想到她是出事了。或许,是她潜意识里根本就不愿接受这种可能。

  杨笑正说到兴头上,见舒亦然神色古怪地愣着,伸手推了她一下,问道:“舒亦然,你发什么呆啊?”

  舒亦然觉得手上凉凉地,她低头一看,冷汗悄然冒了出来。

  “我问你,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?”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,周围的几个学生都看了过来,舒亦然却毫不在意,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个交大的女孩。

  对方懵了,有点没回过神,同样傻傻地盯着她。

  舒亦然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慎重地问道:“你们是一个学校的,你肯定知道那个女生的名字。”

  “你问这个干吗?”杨笑扯了扯舒亦然的胳膊。

  舒亦然一把甩开了她,沉默而固执地看着那个外校女生。

  “王、王佳……”在这种目光下,女生有些结结巴巴道,“你认识她啊?”

  舒亦然的脸色顿时惨白,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声音却仍然有些发颤:“你是说王佳?那个家里摆小摊卖早餐、考试总是英语系第一名的王佳?”

  这一长串的话,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地从舒亦然嘴里冒了出来,她甚至都不清楚自己问了什么,只看到那个女生惊恐地点点头。

  “她在哪家医院?”舒亦然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  这次,女生倒反应得很快,急急地说:“就在市中心医院。”

  她们的动静早就引来了不少同学的目光,杨笑小声地提醒:“舒亦然,你先坐下吧,快上课了。”

  她话音还没落,舒亦然竟然拎起自己的包,转身往教室门口跑去。

  “哎,你去哪儿?”杨笑一愣,很快嚷嚷起来,“你逃课啊?”

  所有的目光纷纷聚了过来,其中不乏好事者的起哄,舒亦然头也不回,清丽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教室门口。

  她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舒亦然吸引了,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。她想了想,偷偷瞟了一眼乔家楷,却发现他竟然也盯着教室门口的方向,顿时不痛快了,也不和那个女生闲聊了,板着脸,一个人生闷气。

  “这个女生好酷,怎么样,家楷,你有兴趣吗?”一个讨好的声音响了起来,仔细听,不难发现其中的兴奋和跃跃欲试。

  “我看是你有兴趣吧。”乔家楷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,眼角微微一抬,懒懒地看着说话的人。

  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,连不笑的时候,眼尾也带着一点可疑的弧度,似笑非笑的,总像是在撩拨你,让人不自觉地跟着露出笑容。

  “呵呵,你开玩笑呢,我怎么敢跟你抢啊?谁不知道乔家三少爷魅力无边啊。”对方的脸上马上堆起了假笑。

  “不是说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裳吗?”乔家楷微笑起来,眼底隐约闪过一点讽刺。

  看着对方脸上刻意压制的欣喜,乔家楷眼底那点讽刺更浓了。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恶作剧似的说道:“不过,美女虽然多,刚刚那个女生的气质还真是难得,你猜我花几天能追到她?”

  “那还用赌吗?你一出马,还有什么女人搞不定?”毫无停滞的对话,对方回答得没有任何犹豫,似乎那短暂的一秒不到的难堪和沉默根本不存在。

  乔家楷无声地抬起眼,瞥了一眼说话的人,那张假笑的脸看起来无懈可击,却又是那么的让他讨厌。

  好兄弟?他可不这么认为,乔家楷在心里微哂,他们看重的大概是他乔家三少爷的身份吧?什么狗屁少爷,如果他们知道他真实的身份,大概会很失望吧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家楷的心情莫名好了一些,他甚至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。

  刚才那个女生确实漂亮,看着还有点眼缘,大概在哪里见过吧。他心里暗自想,找个新女朋友也不错。

  然而此时的舒亦然,坐在出租车里,心急如焚。

  整个城市在车窗外飞快地倒退,高楼大厦和熙攘的人群逐渐被甩在身后。舒亦然无声地靠着窗户,玻璃上传来了一阵凉意,却丝毫不能平息她翻腾的内心。

  植物人?只要一想到这个,舒亦然就觉得有种浓重的荒谬感,那个爱脸红的腼腆的姑娘,真的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吗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太多的情绪交织着,找不到出口,就像一锅沸腾的水,嗞嗞作响。

  下了车之后,看着医院那片铺天盖地的白色,舒亦然突然有点胆怯。

  她讨厌医院,讨厌这个冰冷的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地方。

  我不会掉眼泪吧?舒亦然恍恍惚惚地想,那可是我素未谋面的亲姐姐,她是一个那么好的人。

  顺着那道长长走廊,她仔细地辨别着每一间病房上的门牌号。

  舒亦然下意识地扶了一下墙壁,她也说不上为什么。

  “要不,你还是回去休息吧。”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今天我来照顾佳佳。”

  “我没事,你赶紧回去睡睡,晚上还得摆摊呢。”一个温柔的女声说道,“我这都是老毛病了,不打紧的。”

  “你看你脸色多不好,就当是休息一天吧,咱们今天不摆摊了。”

  “那怎么行?佳佳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,医院花销又大,咱们晚上摆个摊,好歹也能挣百来块。”

  病房里的声音渐渐低了,隔着一道房门,舒亦然悄悄红了眼。

  那是王佳的父母……也是她的亲生父母啊。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见面。舒亦然一时心潮澎湃,她根本没有心理准备,甚至连推开那道门的勇气都没有。就在此时,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。

  “我先回去……咦,你找谁?”一张沧桑的中年男人的脸,冷不防出现,舒亦然瞪大了眼睛。

  他有一双粗黑的眉,眼窝很深,眼睛几乎都陷了进去,眼神露出几分疲态。尤其是眼尾那些皱纹,在他说话的时候更加明显,对比着他满脸谦卑的笑容,显得格外心酸。

  原来这就是她的亲身父亲啊,舒亦然愣愣地看着他,从那张黝黑的脸到那身洗得泛白的灰蓝色工装,再到那双沾了灰尘的旧鞋子。

  “小姑娘,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?”王父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她就像洋娃娃似的,长得那么漂亮,衣服也那么精致,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女儿。 “啊,啊,我、我找王佳,她是住这间病房吧?”舒亦然心慌地收回视线,结结巴巴地憋出了一句话。

  这时,听到动静的王母也走了过来,她疑惑地开口:“你是佳佳的同学?”

  她很瘦,大概40出头,头发用碎花皮筋胡乱扎着,她应该是很久以前烫染过,长时间没打理,发梢已经长出了很大一截的新头发,看着很刺眼。

  “是、是的。”舒亦然连连点头,目光始终停留在她脸上。

  “原来是佳佳的同学啊,快进来吧。”王母嗔怪地看了一眼王父,热情地将舒亦然请进了门。

  也许是因为生病,她的脸色透着一股不正常的苍白,连笑容都有些惨淡。

  “阿姨,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?”舒亦然的关心脱口而出。

  王母一愣,随即掩饰性地笑了笑,说道:“我这是老毛病了,没什么事。”

  她起身要给舒亦然倒水,王父连忙抢先一步,忙了半天,才找出一个干净的纸杯,倒了水,又手忙脚乱地递给舒亦然。

  “谢谢叔、叔叔。”舒亦然紧紧地握着水杯,那不算烫的温度一直蔓延到她心里。

  “阿姨还要谢谢你呢。”王母在病床边坐下,爱怜地替女儿掖了掖被角,说道,“佳佳要是知道你来看她,肯定会很开心。”

  舒亦然的目光也移到了病床上。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的姐姐。王佳和照片上看起来没什么差别,秀气的眉眼,柔和的脸蛋,只是她更安静了,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,就像一个沉睡的天使。

  “你是佳佳的大学同学吧?”王母转开了话题,“上次多亏了你们班的捐款,要不然,我们连手术费都凑不齐。”

  舒亦然闻言心里酸酸的,脸上却堆出笑容,答道:“不是的,我是佳佳的高中同学,后来读了不同的大学,就没怎么联系了。”

  她故意撒了谎,又不经意地问道:“我最近才听说佳佳出了事,阿姨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王母偷偷擦了擦眼角,低声说:“都怪佳佳,不知道怎么就跑到施工现场去了,这才出了事。”

  “施工现场?”舒亦然低呼道,“佳佳去那里干什么?”

  王佳到底是怎么出事的?又是什么时候出事的?舒亦然克制住自己的躁动,耐心地说道:“我记得佳佳在10月22号那天还跟我聊过,说她第二天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宴会,谁知道后来就一直联系不上了。”

  “10月22?”王母的脸上露出几分悲恸,她呢喃道,“佳佳就是第二天晚上出了事,唉,这就是命。” 是在严爵生日当晚出了事?舒亦然心里一紧,颤声道:“她不是去了酒店参加生日宴会吗?”

  “生日宴会?”王母错愕地说,“佳佳的确是在酒店出事的,但是并没有什么生日会,这孩子,肯定是不小心闯到工地上了。”

  不对,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!舒亦然在心里喊道,王佳明明说过,她是要去参加严爵在酒店的生日会啊,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?难道王佳会撒谎吗? 她试探性地问道:“您听说过严爵吗?他、他也是佳佳的同学。”

  “知道知道。”王父搓了搓手,憨厚的笑道,“佳佳能住到这家医院,多亏他家捐了一大笔钱,我们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  舒亦然傻傻地重复道:“他们捐了一大笔钱?”

  “对啊。”王母抹了一把眼泪,说道,“我和佳佳他爸没什么积蓄,幸好有严董事长一家的帮忙。”

  难道他们都不知道严爵和王佳交往的事吗?这件事情真的和严爵没关系?那他为什么会白白给杨家一大笔钱?

  她要不要说出来呢?舒亦然踌躇了一会儿,旁敲侧击地说道:“王佳的手机里有我的号码,叔叔阿姨,要是有什么需要,您随时打给我吧。”

  “佳佳的手机摔坏了。”王父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女儿,伤感地说,“我们没什么别的愿望,你要是有空,来看看佳佳,说不定她看到你们这些同学,一高兴就醒了呢。”他说着说着,眼眶不自觉地就红了。

  舒亦然咬了咬唇,心里的酸涩排山倒海,面对情绪低落的夫妇两人,她有点坐不住了。

  “叔叔,我和王佳是很好的朋友,我会常常来看她的。”舒亦然忍着泪意说道,“您记下我的号码吧。”

  王父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手机,仔细而小心地按着数字键,嘴里还一遍遍地确认。舒亦然看着那个掉了漆的手机,鼻子一酸,险些掉下眼泪。

  她连忙背过身,手忙脚乱地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了出来,一股脑儿地塞到了王母手上。

  “阿姨,这是我一点心意,你就别推辞了。”舒亦然红着眼说道,“我还有课,就先走了,以后有空再来看王佳。”

  她怕自己情绪失控,一刻也不敢多待,飞快地跑出了病房。

  她仓促的身影在医院里显得那么寻常,在这个见惯生死的地方,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人动容。所以,当舒亦然停下脚步,泪流满脸的时候,没有任何人觉得诧异,也没有任何人过问。 每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,或许都有伤心事。

  手机专享价0扫码免费下载该书,再送20元代金券

  高考专享特权0扫码免费读此书,新用户再送20元代金券

  本书讲述了由于家境窘迫,妹妹被送养,长大后得知身世真相,隐藏身份接近姐姐。这是一段错综复杂的故事,无论是感情变化还是情节上都十分戏剧化。也是一个关于“救赎”的故事。年轻的热血总会让我们冲动,让我们留下悔恨。但时间终将治愈一切。

  命运爱情代言人。相信每一次相遇,都是命中注定。有人擦肩而过,有人驻足停留;有人带来爱与喜悦,有人带来悲伤与孤独。这都只是因为,缘分的深与浅。就像此刻捧着书的你,和我的相识,也是一种宿命的缘。安安静静的外表下,有一颗渴望自由的心。认为最惬意的生活方式,是“行走在旅途,用眼睛和心灵记录点滴”。也正努力这样生活着。

  京ICP证030173号京网文[2017]2863-327号©2020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

 
云顶娱乐-云顶娱乐app-云顶娱乐官网